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华体会hth登录入口_悬疑推理小说《第三阴差》全集txt

时期:2022-01-07 13:18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民国八年,一个山清水秀的偏僻小山村,天刚亮,村民们便都集聚在了村里的祠堂。祠堂中间的地上,躺着一具尸体,那尸体似乎是刚从水中捞出来,水淋淋的,把周围的地面都弄湿了一大片。恐怖的是,尸体的眼珠子暴突,嘴唇发青,面部心情极端扭曲,特别是尸体高高隆起的肚子,像是被什么工具撕开了一样,露出了花花绿绿的内脏,看的让人头皮发麻。更让村民们恐惧的是,尸体身上穿着一身道袍,手里还拿着断成半截的桃木剑。

华体会hth登录入口

民国八年,一个山清水秀的偏僻小山村,天刚亮,村民们便都集聚在了村里的祠堂。祠堂中间的地上,躺着一具尸体,那尸体似乎是刚从水中捞出来,水淋淋的,把周围的地面都弄湿了一大片。恐怖的是,尸体的眼珠子暴突,嘴唇发青,面部心情极端扭曲,特别是尸体高高隆起的肚子,像是被什么工具撕开了一样,露出了花花绿绿的内脏,看的让人头皮发麻。更让村民们恐惧的是,尸体身上穿着一身道袍,手里还拿着断成半截的桃木剑。

村民们哆嗦着看了看恐怖的尸体后,同时转向一个年过半百的父老,喃喃道:“村长,现在怎么办啊?”老村长也是满眼恐惧,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后,嘴唇哆嗦着道:“只……只能再去请一个高人了。”一听村长这话,其中一个村民立即脸色苍白的说道:“村长,那水鬼忒厉害,如今都已经死了两个法师和几个道长了,还能去那里请高人啊?我们还是赶快收拾好细软,一起跑吧。”地上那具恐怖的尸体,正是老村长请来的高人,高人生前自称是一个羽士,昨天还信誓旦旦的说,会帮村民们除掉河中的水鬼的,谁知今天一早就成了这样。

老村长瞪了开口说话的村民一眼,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吻,无奈的道:“跑?能跑到那里去,外面兵荒马乱的,也没我们的生路。”然而又有村民说:“那也不能在村里等死啊,再这么下去,村里的人怕是都要被那水鬼害死光了。

”老村长眉头紧皱着道:“咱们村儿差不多有几百口人,另有不少老弱,怎么可能举村而逃?怕就怕跑也跑不掉。”老村长这话一出,村民们全都纷纷议论了起来,有人说,想什么措施也要逃出村去,不能等死,也有人不愿意脱离,年轻人能在外面讨口饭吃,老人和孩子怎么办?后面这一部门村民,都赞成老村长的意见,再去请个高人试试看。这个小山村,因为村后有着一条大河,叫做大河村。

大河的水好,鱼也多,也是大河村唯一的水源,然而就在前段时间,大河里突然闹起了水鬼,每隔上一段日子都市害死村里的一小我私家。最开始有人淹死的时候,村民们还以为人是去了河中深处才淹死的,可第二个死者,许多人都亲眼看到了。那人在河滨浅水处抓鱼的时候,突然间像是被什么工具抓住了脚一样,被硬生生拖到河里,等浮上来的时候,就已经惨死了。

村里许多人都在传,大河里肯定是出了水鬼,那人是被水鬼拖到水里的。老村长也以为这事儿太邪乎,八成是鬼魅作祟,所以其时就下了令,以后团体白昼取水,不许任何人再单独下河,省得再被水鬼拖走。可越发恐怖事情发生了,虽然没人再被拖到河里了,但村里还是会有人诡异的淹死。人要么死在自家的水缸里,要么就是死在水桶里,甚至有一小我私家,洗脸的时候淹死在了脸盆里。

这下村民们彻底吓坏了,整个村子都陷入了恐慌,老村长只好去请高人来除水鬼。效果请了羽士,也请过法师,可他们去了河滨就回不来,隔天早上,他们的尸体就会匪夷所思的泛起在村里的祠堂里,而且那些高人死的比那些村民还惨,死相更吓人。

这种情况,好像就像水鬼在告诉村民们:请高人也没用!看着议论纷纷的村民们,老村长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办了,站在那里满身哆嗦的叹气:大河里怎么就出了个那么恐怖的水鬼。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穿着破衣烂衫,脚上蹬着草鞋,长相却是眉清目秀,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少年,逐步走进了大河村。少年似乎有日子没吃过饱饭了,身体很瘦,脸色也有些苍白,不外他的眼神却是很清澈,显得整小我私家都挺精神的。

少年像是来过大河村似的,知门路,直接朝着村里祠堂的偏向走了已往。奇怪的是,这么一个跟讨饭的托钵人似的少年,一路走来,村里的狗不光没冲他吼叫,反而看到他,那些狗立刻夹起尾巴呜呜的躲开了。很快的,少年就来到了祠堂的门口,看了一眼还在议论的村民,淡淡的作声道:“我能帮你们除了水鬼。

”少年的声音不算大,但所有的村民都听到了,瞬间,整个祠堂就变得平静了下来,村民们的眼光同时转移到了少年的身上。“后生,你是什么人?”老村长审察了下少年,走上前来问道。少年抬眼看了下老村长,吐出了三个字:“秦无名。”无名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像个名字,可是秦无名并没有说慌,因为他只知道自己姓秦,无名是自己给自己取的名。

听到少年的回覆,老村长的眉头微微皱了下,问道:“无名后生,你是羽士?”秦无名摇头。老村长又问:“那是法师?”秦无名还是摇头。

“不是羽士,也不是法师,那你怎么除水鬼?”老村长有些不悦的道。在外人眼里,秦无名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高人,他身上的衣服随处都是破洞,满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,咋看都是一个托钵人。“对啊,你要有驱邪除鬼的本事,还能沦完工乞丐啊,看你年龄轻轻的,不学好,怎么要干骗人的活动,当我们村里的人好蒙骗么。

”许多村民都以为秦无名是骗钱的托钵人,随着说道。秦无名没剖析老村长和村民说的话,而是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十二小我私家,六个本村人,六个外人。

”听到秦无名这话,险些所有的村民都是一愣,别人不知道秦无名说的是什么意思,他们可是很清楚。加上今天刚刚死掉的道长,这一年来,村里正好是死了十二人,其中六小我私家都是村里的人,另外六个则是他们请来的高人。

“四男两女,两个死在了河里,其余都是死在了自己家里,另外那六个什么高人,都是死在了这里。”不等村民们反映过来,秦无名继续说道。

村民们和老村长都愣了,他们眼中的乞丐容貌的年轻后生,不光知道村里死了几多人,居然还清楚的说出了死者的情况,这些事情,只有本村人知道才对。“后生,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老村长马上惊讶的道。秦无名没有回覆,只是淡淡的道:“我就是为了那水鬼来的,你们若是不相信我,我现在就走。

”说着,秦无名就扭头准备脱离。老村长连忙从祠堂里跑了出来,满脸殷切的拉住了秦无名,作声道:“小先生别走!我们相信你,还请无名小先生救救我们。

”“小先生,请救救我们!”其他的村民也随着喊道。他们有些信了,以前请的高人,都是在询问过他们后,才知道的这些情况,可眼前这个托钵人后生,自己就把所有的情况说了出来,村民们都不傻,那还再敢真把秦无名当托钵人。秦无名停下脚步转过身,扫了众人一眼,然后面无心情的道:“我不能白脱手。

”老村长怔了下就明确了,当下小心的问道:“不知道小先生要几多大洋?”问这话的时候,其他村民们的心也随着提了起来,生怕秦无名狮子大开口,这种事情,可是要家家户户凑钱的。然而秦无名却摇了摇头,“我不要钱,管饭就行。

”老村长一听不要钱,立即心中松了一口吻,眉开眼笑的说:“好说好说,保管小先生吃喝好。”秦无名嗯了一声,然后走进了祠堂里,瞧了一眼地上的羽士尸体后,道:“先把尸体抬走吧,这工具不能留在这里。”老村长连忙喊了几小我私家,付托道:“你们几个,快把尸体抬走埋了。”几个胆子大的村民赶快上前,给尸体盖上白布,抬起来就要走。

然而这时,秦无名却是微微一皱眉,喊住了抬尸的村民:“等等。”第2章 女水鬼抬尸的村民立刻停下了脚步,不解的问道:“小先生另有什么付托?”秦无名转过身,眼光转向老村长,“另外那十七小我私家的尸体,也都埋了?”老村长有些莫名其妙,人死了固然要埋了,否则这么热的天,放着很快就会发臭,立即就疑惑的了点了下头:“埋了啊。”秦无名直接喝斥道:“糊涂,怎么能埋!那种尸体最容易尸变,只能烧,快去把所有的尸体都挖出来,一块烧了!”老村长满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光是一个水鬼就已经整的全村儿不得安宁了,要是再有尸变发生,不敢想。

不敢延长,老村长亲自带着人去了埋尸体的荒地,还好,横死的人不能进祖坟,即便要重新挖出来,也不用担忧动祖坟。纷歧会儿后,整整十七具尸体就全都挖出来了。诡异的是,原本就已经腐烂的尸体,这会儿却没了半点腐烂的迹象,十七具尸体全都是面色乌青,身体僵硬。

而且最早死的那几具尸体,脸上已经起了一层白毛,指甲也长长了,尖尖的,很吓人。秦无名看到尸体有些庆幸的道:“还好,埋的地方阴气不重,还没彻底尸变,要是再晚上一个月,就会有两个变僵尸了。

”听到这话,老村长和村民们也是一阵的后怕,瞬间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的感受,面面相觑的说不出话来了。秦无名摆摆手,道:“行了,快去多拿些柴火来,赶快烧了。”老村长和村民们这会儿是彻底服了秦无名,虽然还没除水鬼,但已经解决了一个未来的大危机,马上就根据他的付托,抱来了成堆的柴火,开始烧尸体。

很快的,十八具尸体就在大火中酿成了灰烬,弄的全村随处都是一股子糊肉味儿。等烧完尸体,老村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敬重的向秦无名询问:“小先生,接下来要干什么?”秦无名看了下村后那条河的偏向,然后说道:“今天晚上,等我先去会会谁人水鬼再说。

”老村长知道水鬼的厉害,连忙说:“那水鬼可纷歧般,小先生要小心点儿,我先摆设个地方给您休息吧。”秦无名点颔首,“我有数。”接着一摆手:“住处就不用摆设了,我住祠堂就好。

”老村长一愣,道:“那怎么行,祠堂连个床都没有,小先生还是住我家吧。”秦无名拒绝道:“不碍的,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行了,我睡觉不需要床铺,睡地睡习惯了。”这倒不是秦无名有意推辞,他是真的不习惯睡床,这么多年来,流离了无数个地方,都是天当被地当床,要么睡草丛树林,要么就钻山洞。

hth华体会网页登录入口

老村长不知道秦无名的情况,前面请的那些高人,谁人不是要完大洋要好吃好喝的啊,住也要住村里最好的屋子,以为他是在客套,就想着再让让。然而不等他开口,秦无名就打断他道:“按我说的做就好,你们把饭食送到祠堂就好,天黑以后我先会会那水鬼。

”见秦无名都这么说了,老村长就欠好再说什么了,当下就说:“那好吧,一切都听小先生的。”说罢,老村长又付托了几个村民去做饭,等会儿直接送到祠堂来。摆设完以后,老村长还想多跟秦无名聊聊,然而秦无名坐下之后,就眯上了眼睛,看也不看他的作声道:“你也走吧,我一小我私家在祠堂就好,明天早上你再来。

”老村长被噎了一下,心头有些不爽,但也不敢流露出来,尴尬的说了声好,就走了。纷歧会儿后,就有村民端着饭食送进了祠堂。村民们不敢怠慢秦无名,弄的饭食很丰盛,一只肥鸡,一盘红烧肉,还准备了一坛米酒。秦无名睁开眼,对送饭食来的村民道了声谢,就让他们脱离了。

接着,他便不客套的抓起肥鸡啃了起来,吃的腮帮子都兴起来了。要是秦无名用饭的容貌被村民们瞥见了,非得打破他高人的印象不行,因为这个吃相,明白就是个托钵人。

秦无名倒是完全不在乎,他早就饿了,而且这些年来,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,山珍海味吃过,树皮野菜也吃过不少,有时候,三天都吃不上一口。所以秦无名养成了狼吞虎咽的习惯。狼吞虎咽般的吃光饭食,喝净米酒以后,秦无名满足的打了个饱嗝,然后重新坐了下来,悄悄的等候着天黑。

夏天天长,一直到等到戌时三刻,天才彻底的黑下来,秦无名也在这时睁开眼睛,起身脱离了祠堂,朝着村后那条大河走了已往。大河村的村民们早就养成了习惯,天黑就关门,这半年来,甚至连灯也不敢点了,虽然他们白昼见到了秦无名的神奇之处,但还是不放心,究竟已经死过六个法师羽士了。此时的大河村,平静的只能听到昆虫的啼声,不外幸亏今天有月亮,秦无名到不用摸着黑走路,借着月光,他一路走到了村后的大河滨。

这条大河,水流的很缓慢,一点儿水声都没有,秦无名直接站到河岸边,眼睛死死的盯着水里。然而秦无名站在那里好长一段时间后,河里并没有一点儿消息。

秦无名也不急,继续等着,差不多快到子时的时候,秦无名见还是没有消息,就蹲下身子,捡起了一个小石子,接着咬破自己的手指,抹了一点血在石子上后,然后又把石子投进了河里。片刻后,那石子落水的地方,突然咕嘟咕嘟冒起了水泡,接着就有一团黑影徐徐的泛起在了水面上,仔细一看,那是一团头发!下一刻,哗啦一声水响,那团头发就跃出了水面,还带出了半个红色的人身子。

那半小我私家身子明白就是个女人,水淋淋的玄色长发下面,是一张苍白的面庞,两只血红的大眼睛宛如两个红色的窟窿,另有她那乌黑的嘴巴用力的张着,露出满嘴的白牙,面目显得极其狰狞。这就是谁人祸患大河村的水鬼了。然而看到这个面目狰狞恐怖的水鬼,秦无名却没有丝毫的畏惧,反而嘴角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:“总算出来了。

”女水鬼一眼看到了秦无名,立即伸出一双有着长长指甲的利爪,同时还发出一阵骨头摩擦的咯咯声,紧接着就厉声叫着朝他扑了已往。秦无名仍旧是淡定的站在原地,眼看着女水鬼的利爪就要抓到他的喉咙时,他才猛的探出右手,一下子就抓住了女水鬼的手腕。

“怎么,尝到了我的血,就急着想要吃我了。”抓住女水鬼后,秦无名又轻笑道。

女水鬼一惊,即即是前些日子来的那几个老僧人老羽士,也拦不下自己的一招,可眼前这个家伙,居然连术数都没用,就抓住了自己。女水鬼立即就疯狂的挣扎了起来,可无论她怎么用力,都挣不脱秦无名的手,甚至连水鬼的手段都用不出来了。女水鬼这才意识到秦无名是一个高人,她马上慌了,惊声尖叫了起来:“放开我。

”秦无名听着难听逆耳的鬼啼声眉头微皱,道:“原来你也知道畏惧,别喊了,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的。”女水鬼连忙不作声了,不外她还是有些不平,计划伺机用出绝招杀死眼前这个怪异的年轻人,然后再吸干他的血。然而秦无名像是看破了她的心思一样,“没用的,现在的你还伤不了我。

”说完,就松开了手,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吻,道:“没想到多年不见,你会酿成了水鬼。”听到这话,女水鬼突然愣住了,同时停下了准备好的杀招,眼睛死死盯着秦无名道:“你认识我?”秦无名眼中闪过一抹庞大之色,道:“你先恢复生前的容貌吧,现在的样子,很不漂亮。

”女水鬼心中有些恼怒,下意识的往退却了一步,追问道:“你是谁?”秦无名察觉到女水鬼的行动,心头一阵的发酸,眼神变的有些温柔的看着她道:“玲儿,看来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啊。”女水鬼满身一震,他,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?第3章 河神玲儿这个名字,是女水鬼生前的小名,可她都已经死了几十年了,一个少年,怎么可能会知道,这让她惊疑不已,当下就再次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秦无名直视着玲儿,说出了自己的名字:“我是秦无名。

”玲儿一阵的茫然,自己生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,更没见过他,岂论前生今世,都可以肯定这是第一次看到他,立即道:“我不认识你。”秦无名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道:“现在的你,不认识我倒也在情理之中,不外已经无所谓了,既然我已经找到了你,以后你就没须要做水鬼了,跟我走吧。

”玲儿以为秦无名是要收了自己,略有些紧张的道:“我为什么要跟你走?”秦无名认真的道:“我能满足你,做了我的女人,自然要跟我在一起。”玲儿听到这话先是怔了一下,回过神儿来的时候连忙震怒,面容蓦地间变得比先前越发狰狞了几分,连水淋淋的头发都飞扬了起来,活该的家伙,居然敢调戏自己,她最恨的就是好色之徒,于是立即厉声道:“你找死!”秦无名脸色平静的道:“又生气,你别想的那么歪好欠好,适才你应该尝到我的血了,我的血对你有什么样的利益你应该很清楚,若是你能做我的女人,我的血随时可以提供应你。”玲儿愕然了,心中是又羞又恼,片刻后回道:“当我好哄么,让我做你的女人,只凭你的血,还不够。”话虽这么说,但玲儿心里也有些惊讶,秦无名的血,确实跟普通人完全纷歧样,对她有着极大的利益,甚至可以说对她有着致命的诱惑力,刚刚就是被那颗石子上沾染的血吸引出来的。

看着玲儿羞恼的容貌,秦无名却是忍不住的皱眉,明显应该是个漂亮可人的女子,偏偏以这种狰狞的容貌示人,一张毫无血色的脸上,有着一对血窟窿似的眼睛,再加上水草一般的头发,别提她羞恼的样子多别扭了。于是,秦无名再次说道:“你先恢复生前的容貌行不行,我另有此外事跟你说。”玲儿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真正的容貌,曾经也正是自己的容貌,才导致她酿成了水鬼,不外她更想知道秦无名究竟想干什么,心里虽然有些不愿意,但还是冷哼着转了下身。

瞬间,一个面目狰狞的水鬼,便酿成了一个身段妖娆,鹅蛋脸,柳眉大眼睛的极玉人子,水淋淋的头发也酿成了挽起的三千青丝,特别是她身上穿着的华美红裙,显得整小我私家有着一种高尚优雅的气质。秦无名上下审察了下玲儿,满足的笑笑,道:“真悦目,不外你不应穿红裙子,白色的比力适合你,最好是紧身的旗袍,那样才气显出你前挺后翘的身段嘛。”玲儿额头青筋暴起,果真又是一个好色之徒,更可恶的是,这家伙居然对自己评头论足起来了,真想把他拖到水下淹死!秦无名看着玲儿样子,知道她又不兴奋了,赶快转移话题道:“我说真的,别当水鬼了,做我的女人,跟我走好欠好?”玲儿忍着怒火冷声道:“若是我不走呢?”秦无名摊摊手道:“那我就只好来硬的了。

”玲儿马上预防了起来,从先前交手的情况来看,预计自己还真不是这个活该的家伙的对手。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,玲儿准备随时逃回水里去,就不信了,他一个活人还能追到河底去。察觉到玲儿的行动,秦无名苦笑笑:“别紧张,我没让你马上就跟我走,你可以等我做完大河村的事情再做决议。

”说完这句话,秦无名突然转身就走,一边走一边道:“你想做的事情,靠你自己,不知道猴年马月才气乐成,所以,我会帮你尽快完成。”玲儿蓦地间瞪大了眼睛,急声道:“你知道我想做什么?”秦无名头也不回的挥了下手,道:“固然知道。”说罢,秦无名的身影就徐徐的消失在了河滨。

玲儿满心都是疑惑,秦无名似乎对自己很熟悉,可自己对他却完全不相识,他,到底是什么人?带着疑问,她回到了水中。秦无名一路回到了祠堂,在来大河村之前,他就想好了怎么解决玲儿的事了,所以,接下来,就开始真正的行动吧。天刚亮的时候,老村长就急急的来到了祠堂,一看,发现秦无名正盘腿坐在那里闭目养神,立即就喊道:“小先生你没事!太好了!”老村长昨夜也没怎么睡,一直琢磨着秦无名是不是真正的高人,虽然他昨天露了两手,可老村长还是不踏实,要知道,前面死掉的那些法师羽士,最年轻的也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了。究竟秦无名太年轻了,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后生,实在让人无法完全放心。

此时一看秦无名还好好的在世,老村长马上又惊又喜,没被水鬼害死,说明他是真的比前面请的那些高人靠谱,村里这下总算有救了。秦无名听到老村长的喊声后,徐徐睁开了眼睛,站起身来笑道:“小子在这里恭喜大河村了。”老村长马上一怔,对秦无名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,但稍加思索了几秒钟后,便狂喜的问道:“小先生,岂非你已经除掉谁人水鬼了?”秦无名脸色一凝,然后严肃的道:“老村长以后千万别说这种话了,昨天夜里我去了河滨,发现那基础就不是水鬼。

”老村长满头雾水,连忙追问不是水鬼是啥?秦无名顿了下,回道:“河神。”老村长越发疑惑了:“河神?”秦无名嗯了一声,点颔首道:“不错,我也没想到,你们村儿的大河会泛起河神,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。”老村长有些反映不外来,喃喃道:“真的是河神?”秦无名肯定的道:“固然,有了河神,你们村儿再也不用担忧受到灾荒,会年年风调雨顺,大丰收的。

”老村长活了泰半辈子了,是个老人精,并没有马上相信秦无名的话,而是有些怀疑的道:“小先生,河神怎么会害人啊?”秦无名立即冷哼了一声,“我来问你,你们村可是靠那条大河活的?”老村长点颔首,大河是村里的唯一水源,无论人畜用水还是浇灌庄稼,都要到大河里取水。秦无名又问:“那这么多年来,你们可曾祭祀过大河。”老村长愣了下,有些内疚的摇摇头道:“没,没有过。”秦无名神色有些不兴奋的道:“这就对了,你们只向大河索取,却从来没有祭祀过,以前没出河神的时候无所谓,可眼下有了河神,仍旧不祭祀,河神怎会不怒?”老村长一听这话就慌了,原本还以为是出了个水鬼,没想到会是河神,难怪连那些僧人羽士都惨死了。

当下膝盖一软,差点儿跪在地上,同时慌忙道:“小先生,以前我们是真不知道要祭祀河神,现在该咋办啊?”秦无名垂下眼皮看了老村长一眼,并没有去扶他,天道好循环,善恶终有报,当年他们对玲儿做出的那种怒不可遏的事情,是时候归还了,淡淡的说道:“你别慌,其实想要解决河神的事儿并不难。”老村长急遽道:“还请小先生脱手救救我们。

”秦无名一摆手,道:“只要马上开始祭祀河神,再把祭祀仪式办的隆重些,就能够抚慰河神了。”老村长心里一个咯噔,马上有了一种欠好的预感,怕是要大出血,不外想到河神的恐怖之处,只能悄悄咬牙说道:“小先生放心,我们肯定会把祭祀仪式办的很隆重。”秦无名点颔首:“嗯,那就好,事不宜迟,赶快召集村民,准备祭祀吧。

” 老村长不敢延长,立即就去通知村民们荟萃。其实不用老村长专门跑腿儿,许多村民也都想看看秦无名是否还在世,所以,当老村长准备挨家挨户通知村民荟萃的时候,不少人就已经来到祠堂了。很快的,大河村的所有村民就又荟萃在了祠堂,老村长赶快把河神的事情说了一遍,该出钱的出钱,该着力的着力。

村民们一听,都表现赞成祭祀河神,相比于性命,破点儿财算什么,谁也不想成为河神下一个弄死的工具。村民们的反映秦无名似乎早就推测了,所以他也没再空话,直接把祭祀的仪式说了出来:第一,在大河滨设立香案,全村儿人行膜拜之礼,颂谢河神。第二,准备好三牲六畜,要活牛活羊和活猪投进大河里。说到这里秦无名停顿了一下,眼光扫了一圈大河村的男女老小后,才说道:“最重要的是第三点,务须要做到,否则还是无法抚慰河神。

”众人一听马上紧张了起来,老村长连忙上前问道:“小先生,你就说吧,我们一定会满足河神的。”秦无名眼神一凝,徐徐吐出了四个字:“活人祭祀。

”第4章 活人祭祀当秦无名说出活人祭祀后,围在祠堂的村民同时露出了恐惧的心情。村民们不傻,懂活人祭祀意味着什么,那是要把人当成三牲六畜,投到河里的祭祀仪式。

不外,村民们虽然都体现的很恐惧,但心情也有着显着的差别。其中,大部门男子和中年妇女只是稍微畏惧了一下,就没事了,可一些年轻的女子,则是一直满脸恐慌,特别是有几个长相悦目的,紧张的都发抖了。

hth华体会网页登录入口

许多人都知道,活人祭祀,要么就是用童男童女,要么就是年轻的女子,所以,那些以为祭祀这事儿落不到自己头上的村民,很快就恢复了镇定。然而秦无名却注意到,包罗村长在内,所有年龄大的村民,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,一听到活人祭祀,马上眼睛瞪大,脸色苍白,比那些年轻女子显得还要恐惧。秦无名装作没看到,而是接着开口道:“祭祀仪式只要做到这三点,河神便不会再害人了,你们摆设一下吧。

”老村长满身一哆嗦,心道应该跟以前那件事没关系,连忙问道:“小先生,不知道活人祭祀详细是怎么个祭祀法?”秦无名心头冷笑,但外貌上还是若无其事的道:“岂非村长不知道活人祭祀吗?”老村长心下一颤,结结巴巴的道:“知……知道一点,就是不知道祭祀河神要童男童女,还是要黄花闺女?”秦无名摆摆手,意味深长的道:“新生的河神不要童男童女,更不要黄花闺女,只要年过半百的老者。”此话一出,村里的那些年轻人,听到秦无名的话后都是长出了一口吻,特别是那些个年轻女子,眼神中甚至有些惊喜。然而老村长和几个老人听到这话后,却是立即相互对视了一眼,眼睛里露出了浓浓的骇然之色,其中一个胆子小的老头子的裤裆一下子就湿了。老村长更是急遽说道:“小先生,祭祀从来都是要童男童女,要么就是黄花闺女,如今为何要用老人啊?”秦无名反问道:“岂非老村长没发现,前面死的那六个村民,全都是年过五询的老人?”听到这话,众人同时一愣,这才意识到,被河神弄死的那六人,还真全都是老人,最小的谁人也有五十六了,最大的谁人已经快八十岁了,没有一个年轻人和幼童。

“难不成,谁人河神只对老的有兴趣?”有一个村民忍不住的说道。秦无名看向开口说话的村民道:“你说的不错,你们村里出的这个河神,确实只对老的有兴趣,不老的不要。”“后生,你可别骗人,活人祭祀那有用老人的原理!”这时,一个留着八字胡,头戴瓜皮毡帽,约莫五六十岁的老头反驳道。秦无名转过身,面相老头,呵呵一笑道:“祭祀河神是村里的大事,我可没骗你们的须要,再说了,能有幸成为河神的祭祀品,可是大幸,不光能解决村里的事,还能福泽子孙子女,你急啥?”八字胡老头脸色铁青,马上说不出话来了。

老村长仍然眉头紧皱,不外还是强装镇定的开口道:“既然这样,老的就老的吧,我们会尽快选出小我私家来祭祀河神。”一听老村长都发话了,其他那些老家伙就欠好多说什么了。然而就在这时,秦无名又伸手对着老村长摇了摇道:“老村长你先别急,一小我私家可不够,得三小我私家才行。”老村长蓦地间瞪大了眼睛:“三小我私家?”秦无名点颔首:“不错,我前面也说了,第一次祭祀河神的仪式必须要办的隆重些,三小我私家才可以。

”几个老头的脸色越发难看了,纷纷望向老村长。老村长还想再问问,但秦无名摆摆手直接堵住了他的嘴:“行了,我该说的都说了,剩下的事儿你们看着办,村里的老人不算多,详细的人选老村长您自己拿主意吧。”一听秦无名都这么说了,老村长就欠好再多问了,脸色很不自然的暗叹了口吻,颔首道:“这……那好吧。

”秦无名也嗯了一声,说了句:“要尽快啊,可别延长了三日后的仪式。”老村长一个趔趄,差点儿趴在地上,但当着村里所有人的面,又欠好反驳什么,只能无奈的挥了挥手,让人先散了,赶快去准备祭祀需要的其他工具,至于活人祭祀的老人,他会和村里的老人们选出来。大河村总共也就三百来口子人,其实老人的数量并不多,如今只剩下了十几小我私家。这剩下的十几个老人,除了老村长以外,要么是村里有些威望的父老,或是老村长的辅佐,要么就是家中的老祖。

说白了,个个都不是普通的村民。要从这些人当中选出三小我私家去祭祀河神,老村长别提多犯难了。

等到村民们都脱离祠堂以后,老村长也离别了秦无名,然后招呼着那些老人都去自己家里,这事儿他做不了主,只能一起商量。看到这种情况,秦无名则是没有太大的反映,等人都走以后,又盘腿坐了下来,闭上眼睛,也不知道是睡了还是在思考其他的事。纷歧会儿后,十几个老人便全都来到了老村长的家里,老村长看看人全到齐了,就赶快关上了房门,连同窗户也一起关了起来。

“村长,你真要从我们这些老家伙中选出三小我私家,去祭祀谁人河神?”刚关好门窗,谁人八字胡的老头就迫不及待的说道。“什么祭祀河神,还不是把人直接投到河里淹死,我看基础就不是什么河神,八成还是谁人水鬼!”不等老村长回话,又有一个身体很肥胖的老头子说道。老村长脸色一沉:“王老头,你别乱说话!”肥胖的王老头哼了一声,继续道:“怎么,你们还真相信谁人后生的话?你们谁听说过活人祭祀要用我们这些老家伙的。

”先前谁人尿裤裆的老头也冒出头来,四下看了一下,咽了下口水,然后压低了声音说:“那后生,会不会是知道了五十年前的那件事啊?”其他老头一听这个,眼睛马上瞪的铜铃大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的。老村长深吸了口吻道:“不行能,那后生顶多也就二十明年,怎么可能知道五十年前发生的事。”尿裤裆的老头道:“那他为什么要针对我们这群老家伙?”老村长眉头紧皱,“这事确实蹊跷,可如今还能有什么措施,不管河里是水鬼,还是河神,都是想要我们这群人命的。”王老头突然怒骂道:“还不是你们,当年你们偏要把那女人沉到水里去,要是听我的,把那丫头片子烧洁净,不就没今天这事儿了。

”其他人听到这话,马上满身一紧,老村长慌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低喝道:“嘘!小点儿声,当心被别人听到!”顿了下,又说道:“咱们都没见到过那河里的工具,也纷歧定就是那丫头。”王老头闷哼了一声:“不是她还能有谁,大河里就死过她一小我私家,肯定就是她。”其他老头再次相互对视一眼,然后尿裤裆的老头再次开口道:“说这个也没用了,快想想措施现在该怎么办吧,岂非真要从我们这些人中选三小我私家出往复祭祀?”其他人再次缄默沉静了下来,看向老村长:“村长,你说咋办?”老村长思索了片刻,然后一咬牙道:“有两个措施可以解决这事儿。

”八字胡老头急遽问道:“啥措施?快说吧。”老村长扫了在场的老人一眼,道:“要么就按那后生说的做,你们有谁自愿去做那祭祀的活人,现在就站出来。”没人说话,面面相觑的低着头躲着。

老村长摇摇头道:“看来谁也不想死,那就只能用另外一个措施了。”众人抬起头,望向村长,老村长没等他们问,就说继续说道:“改了用我们祭祀的措施,就用童男童女或者黄花闺女。

”八字胡老头连忙道:“怕是不行啊,村里人现在都信那后生的,再说村长你先前也允许了,咋改?”老村长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道:“我有措施,能改。”。


本文关键词:华,体会,hth,登录,入口,悬疑,推理,小说,《,hth华体会网页登录入口

本文来源:华体会hth登录入口-www.njsygy.com



Copyright © 2008-2021 www.njsygy.com. 华体会hth登录入口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:ICP备53667117号-5